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欢乐棋牌 > 萨格勒布希波纳 >

克罗地亚青训浅谈(三):国内外青少年赛事

发布时间:2019-07-12 19:2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杀入世界杯决赛后,克罗地亚这一只有417万人口的欧洲小国时隔20年再次引起了众人的关注。一个国家的足球兴衰最根本还是源自本土青训,那么格子军团的青训系统又是怎么样的呢?在上一篇介绍完了克罗地亚值得关注的00后球员后,我们接下来主要关注一下他们当地的赛事。

  第一章有提到,克罗地亚政府规定国民自8岁起就要接受半职业化的足球训练。为了让孩子能够赶上像萨格勒布迪纳摩、哈伊杜克这种大球会的足球学校的第一批U8招生,有的家庭甚至会在小孩8岁之前就进行相关培养,比如出生在体育世家的莫斯科中央陆军小将弗拉希奇在4岁起就已经开始接受父亲的训练。

  克罗地亚球员从8岁起就已经可以参加正规的地区联赛,其中U8和U9两个级别的联赛踢的是七人制,而U10和U11踢的是九人制,每场比赛的时间长度是40分钟且无换人名额限制。启蒙阶段受限于年龄和身体条件而不踢传统的11人制可以理解,但为什么一开始是踢七人制而不是任何其他的人数呢?因为“七”是能建立锋线、中场、防线和边路这四个概念的最小的人数。

  当然,光是联赛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球员们在那里只能遇到各自地区的对手,并且各个地区的最大的球会通常会因为聚集了当地绝大多数的精英而垄断冠军,比如萨格勒布迪纳摩梯队本赛季就在萨格勒布地区包揽了从U8到U12五个最低年龄级别的桂冠。

  为了促进各个国家及地区之间的交流,也为了让各个地区的领头羊有更多的提升机会,某些地方足球协会和俱乐部也会举办国际赛事,这个年龄段中最为盛大的赛事有布巴马拉杯(Bubamara Total-TV Cup)、阿尔帕斯杯(Alpas Cup)、达尔马廷科杯(Dalmatinko Cup)、马卡尔斯卡杯(Makarska Cup)、茨里克韦尼察杯(Crikvenica Cup)和乌马格杯(Umag Trophy)。

  布巴马拉杯由萨格勒布地区的布巴马拉俱乐部举办,自2010年首届至今共举办了十届,尽管每年都会邀请到众多克罗地亚国内及邻国的大型俱乐部的U10梯队,萨格勒布迪纳摩还是凭借半主场之利在最近几年连夺五冠,但不得不说这还是有点运气成分的,因为从2015到2017这三年间,迪纳摩在决赛都是通过点球获胜。

  这三场决赛里最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迪纳摩与奥西耶克之间的决赛。比赛前半段奥西耶克反客为主先入两球,场面也完全占优,中场核心鲁普契奇发挥堪称完美,而右边锋伊万-巴里奇(Ivan Barić)在和对位的迪纳摩左后卫茨海尔菲的对抗中也占尽了上风,但迪纳摩在后半段凭借波黑边锋胡斯基奇的梅开二度神奇扳平,并在点球大战中3:2反败为胜。

  迪纳摩在最近两年更是迎来了青训黄金期,08、09两代都是以3:0、5:0这样的大比分拿下奥西耶克和哈伊杜克轻松夺冠,全场基本都压在对方半场狂轰滥炸,己方门将甚至不用怎么弄脏手套。

  阿尔帕斯杯则是布巴马拉杯以外为数不多的另一项几乎每年都能集齐克罗地亚国内几大强队的少年锦标赛。这是一项U11赛事,每年6月在萨格勒布地区的大戈里察举行,它也被视为克罗地亚这一年龄级别的最大足球盛事。

  其中去年阿尔帕斯杯的球队阵容最为豪华,除了有常年应邀的国内豪门以及邻国塞尔维亚豪门贝尔格莱德红星和游击队、波黑豪门萨拉热窝铁路工人、斯洛文尼亚球队克尔什科、奥地利劲旅格拉茨风暴,还邀请到了尤文图斯、汉堡、柏林赫塔、汉诺威、华沙莱吉亚、奥地利维也纳、布拉格斯巴达、克卢日等等知名俱乐部。

  那一年哈伊杜克没有派出自己实力强劲的07一代而是派了试训阵容,会师决赛的是被双方各自称作黄金一代的克尔什科和柏林赫塔,最终前者在场面劣势的情况下在常规时间内1:1顽强逼平对手并在点球大战中取胜夺冠,萨格勒布迪纳摩则以5:1横扫尤文图斯夺得季军。

  尽管那一代罕见地让两支国外球队会师决赛,但这并不是偶然,因为萨格勒布迪纳摩同一批人也曾经在其他国际赛事输给这两队,迪纳摩后来也因此挖了克尔什科当家射手顺塔。虽然这代克国成绩惨淡,但好消息是柏林赫塔这一代其中一位中场主力就是上一章有提到的天才克裔球员乔维奇。

  刚刚结束的本届阿尔帕斯杯冷门迭出,实力最强劲的迪纳摩虽然小组赛击败了葡萄牙体育,但出线后却早早爆冷淘汰,而奥西耶克小组赛力压贝尔格莱德红星和最后的冠军国立索菲亚,一路杀进半决赛也爆冷不敌实力平平的火车头,但他们的中前场五人伊扎科维奇、克尔斯蒂奇、亚曼、加古利奇和乔查伊完全展现出了冠军级别的实力。

  也有的杯赛是涵盖了多个年龄组的,在达尔马提亚举办的达尔马廷科杯和马卡尔斯卡杯就分别是有U8至U13和U10、U12、U14级别,而在里耶卡地区举办的茨里克韦尼察杯和乌马格杯则分别涵盖U8至U11和U8至U14,里耶卡最出色的09和10两代便是在这两项赛事发光发亮,同样一鸣惊人的还有瓦拉日丁的新足球学校卢门。

  萨格勒布迪纳摩最强的08、09两代就曾在这些国际赛场淘汰巴萨、曼城、阿贾克斯、利物浦、标准列日等等众多大球会的梯队,其中最为荣耀的是2017年U9欧洲冠军杯的08一代,他们决赛3:0大胜利物浦创造了迪纳摩队史最年轻的国际冠军记录,今年他们作为U11队在U12龙巢杯击败众多大一岁的巴尔干强队夺冠。

  从U12级别开始,克罗地亚无论是联赛还是杯赛都将开展传统的11人制足球。对于U12球员而言,最激动人心的赛事无疑是由斯普利特地区的亚德里亚俱乐部举办的第一步国际杯(Prvi Koraci)。这实际上是涵盖了U8到U12五个级别的赛事,但真正能吸引到众多强队的只有U12级别。

  今年Prvi Koraci的U12级别赛事是由07一代参加,受邀的国外球队包括埃因霍温、拜仁慕尼黑、萨尔茨堡红牛、佩鲁贾等等。虽然之前已经提到过萨格勒布迪纳摩和奥西耶克这一代的实力相当强,但实际上这届赛事见证的是南部球队的强势,最主要体现在哈伊杜克、扎达尔和亚德里亚三队。

  拜仁与亚德里亚同分一组,两队名气可谓天壤之别,前者是德甲班霸,后者则是克罗地亚地区联赛球队,然而两队最终却以0:0平局收场,且亚德里亚场面完全不落下风,三线的表现都相当出色。这支名不见经传的07一代其实大部分主力已经提前升上U13,他们在前面提到的梅久戈尔耶杯就曾逼平过迪纳摩和奥西耶克,这次能逼平拜仁完全不是偶然。

  扎达尔虽然是莫德里奇和苏巴西奇的母队,但一线队现在已经掉到了乙级联赛,还好他们的07一代再次让俱乐部看到了希望。他们在小组赛首战1:0击败里耶卡,1/8决赛2:1淘汰拜仁,半决赛又以同样的比分淘汰迪纳摩,与哈伊杜克会师决赛。扎达尔07一代的成功其实早有预兆,本赛季他们共有3名球员提前升上U13并获得进球,分别是队长卡伊塔齐以及前锋迪诺-焦尔杰维奇(Dino Đorđević)和尼科-德维奇-奥布拉多维奇(Niko Dević-Obradović)。

  哈伊杜克在1/4决赛1:0险胜奥西耶克后,半决赛迎战的是上轮4:3拿下埃因霍温的萨尔茨堡红牛,原本以为这会是一场恶战,结果哈伊杜克却出人意料地以5:0横扫奥地利豪门,并在决赛在场面完全占优的情况下2:0击败扎达尔顺利夺冠,队长拉德曼获得赛事最佳球员,前锋格拉博瓦茨获得最佳射手,而最佳门将颁给了决赛扑点的扎达尔门将卢卡·梅伊奇(Luka Meić)。

  哈伊杜克07一代之后又远赴意大利参加欧罗巴杯(Europa Cup),客场作战的他们在1/4决赛3:0大胜罗马,半决赛和决赛分别点杀佛罗伦萨和门兴夺得桂冠,在异乡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在赛季开始前,众多国内和邻国大型俱乐部刚刚升上U13的小球员们都会参加一届杯赛,那就是梅季穆雷茨国际杯(Međunarodni Nogometni Turnir Međimurec)。这项赛事多年来几乎都被萨格勒布迪纳摩垄断,直到2017年迪纳摩05一代早早小组淘汰才告终,而奥西耶克则在那届决赛3:0大胜哈伊杜克夺冠,这几乎标志了迪纳摩青训低谷的开端和奥西耶克青训的崛起。

  而在赛季结束后,U13级别还有一项赛事名叫达尔科-马泰沙(Darko Mateša)。这届赛事过去几年几乎没出现过冷门,最终夺冠的2016年的迪纳摩03一代、2017年的火车头04一代、2018年的奥西耶克05一代都是同龄人里最强的球队。

  今年夺冠的杜布拉瓦06一代比起往届看起来更像是匹黑马,但实际上他们在本赛季联赛就力压了迪纳摩,前锋马泰奥·塞尔蒂奇(Mateo Sertić)更是以惊人的61球夺得金靴,而射手榜第二的火车头前锋多梅尼克·伊万·博日奇(Domenik Ivan Božić)只有39粒进球。

  杜布拉瓦在本届达尔科·马泰沙赛事正好把迪纳摩、哈伊杜克、里耶卡、奥西耶克和火车头五大强队全部碰了一遍,并且全部在常规时间内击败了对手,队长帕维奇在决赛晃开哈伊杜克后卫奥尔利奇后打入制胜球更是经典一幕,冠军实至名归。

  职业化的加强在U12到U14的体现除了在赛事全面11人制以外,还在比赛逐渐跳出了以俱乐部为单位,而还会以地区为单位。每年的年初和年中,克罗地亚五大地区足协都会在其管辖范围内的各个俱乐部里挑选出最拔尖的球员进行集训和比赛,这实际上是未来国家队选拔的初步准备。

  萨格勒布地区的集训是最为高大上的,他们甚至有机会和国外的地区队进行比赛,比如今年他们的05一代就去到奥地利与柏林、维也纳和卢布尔雅那三支球队踢了四城邀请赛,最终以5:1、1:0、1:0全胜夺冠。

  然而萨格勒布地区队在今年克罗地亚足协举办的五大地区春季选拔赛上并没有如此强势,反倒是看似星光黯淡的里耶卡地区爆冷力压萨格勒布、奥西耶克和斯普利特三大地区夺得了冠军。事实上尽管里耶卡俱乐部虽然成绩平平,但他们和同地区的伊斯特拉1961正好互补,每个位置都排上了各自球队最好的球员,于是便有了之后的冠军。

  克罗地亚每年的四月份还会举办一项全国最为重要的少年赛事——武科瓦尔纪念杯(Memorijal Vukovarskih Branitelja,下简称“武科瓦尔杯”)。武科瓦尔杯是一项由克罗地亚足协亲自举办的U14赛事,目的是纪念前南斯拉夫内战牺牲的烈士以及选拔出第一批国少。

  克足协每年除了会邀请国内最大的一干俱乐部参加武科瓦尔杯,还会从海外专门请来克裔球员组成新的队伍来参赛。这非常契合武科瓦尔杯的理念,因为大部分的海外克裔都是因为家人在前南内战时期逃亡而出生在国外,而这也正好方便克罗地亚国少主帅现场观察克裔球员的表现。萨尔茨堡红牛后卫蓬格拉契奇今年成为了第一位入选一线国家队候补名单的武科瓦尔杯克裔,而U16国家队的伊万诺维奇和马鲁希奇同样参加过这届赛事。

  传统的三支受邀克裔球队分别是德国克裔队、奥地利克裔队和瑞士克裔队,波黑克族俱乐部利夫诺也曾经应邀参赛,值得一提的是克罗地亚国家队主帅达利奇和萨格勒布迪纳摩的杜夫尼亚克兄弟都是利夫诺人。从2018年开始,瑞士和瑞典克裔合并到一支队伍,而今年更是有了北美克裔队的加入。北美克裔远道而来实属不易,因为光是18名球员的往返机票价格就已经是个巨大的数额,为此他们还专门进行了众筹。

  最近三届武科瓦尔杯冠军分别是萨格勒布迪纳摩03一代、里耶卡04一代以及奥西耶克05一代,最佳球员分别是迪纳摩边锋卡尼扎伊、奥西耶克边锋伊万·伊维奇(Ivan Ivić)和奥西耶克中场巴里奇,其中伊维奇的超神级发挥令人印象深刻,他总共打进4粒进行并贡献了5次助攻,参与了奥西耶克的所有进球,尽管决赛点球不敌里耶卡,他还是成为了这项赛事罕见的不在冠军队的最佳球员。

  这个年龄级别最后一个要介绍的赛事就是由耐克主办的曼联超级杯,这是全球范围内最大型的非官方少年赛事,素有“小欧冠”之称。萨格勒布迪纳摩以洛夫伦、皮瓦里奇、托梅恰克为代表的89一代曾经在这项赛事夺得季军追平当时的队史最佳成绩。11年后,洛夫伦弟弟作为萨格勒布迪纳摩U15的一员在决赛绝杀AC米兰助球队首次夺冠;又过了4年,曾经与洛夫伦弟弟一同夺冠的J·布雷卡洛已经升上了U21国家队,而他的弟弟F·布雷卡洛再次代表球队夺得冠军。

  曼联超级杯的成绩就好像是兄弟间的传承,从洛夫伦哥哥到洛夫伦弟弟,从布雷卡洛哥哥又到了布雷卡洛弟弟,有意思的是和布雷卡洛弟弟一同夺冠的T·杜夫尼亚克也有个同效力于迪纳摩的小5岁的弟弟S·杜夫尼亚克,而他所在的08一代也正好也完全不逊于此前创造佳绩的89、98和03任何一代,不知道S·杜夫尼亚克五年后能否将这种兄弟间的“传统”延续下去。

  在武科瓦尔杯和联赛结束后,克罗地亚国少主帅将会挑选出第一批国字号球员进行夏季集训。这一批球员有时候被称为U14国家队,有时候被称为U15国家队,取决于那次集训是在6月还是7月,而U16、U17也同样会在大致那个时候进行集训。另外,他们在每年的冬季还会有一次大规模集训。

  从这个年龄级别开始,克罗地亚国内的大型赛事更多是以国家队为单位而不再是俱乐部或地区,其中最重要的两项赛事分别是马尔科维奇杯(Turnir Vlatko Marković)和埃特林盖尔杯(Turnir Mijo Etlinger)。

  马尔科维奇杯在今年才是举办首届,它是一项纪念已故前克罗地亚足协主席弗拉特科·马尔科维奇(Vlatko Marković)的U15赛事,本届受邀的球队中国、塞尔维亚、韩国、阿根廷、斯洛伐克、希腊和墨西哥七支队伍,最终夺得首届马尔科维奇杯冠军的是阿根廷U15国家队。

  埃特林盖尔杯由萨格勒布火车头俱乐部主办,在2018年以前是一项U16赛事,自去年起改制为U15,每年都会邀请几支邻国和意大利球队前来参赛。改制以前,萨格勒布火车头和克罗地亚U16国家队都会参加这项赛事,从去年开始则变成萨格勒布火车头、萨格勒布迪纳摩以及克罗地亚U15国家队共同参加赛事。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埃特林盖尔杯是一项非官方赛事,国家队并不能从比赛对手火车头和迪纳摩俱乐部抢人。上一届的U15国家队大多从里耶卡、伊斯特拉1961、奥西耶克、瓦拉日丁等本国俱乐部招人,而今年则是召集了一支全海外克裔阵容。

  克罗地亚U17国家队自2017年起第一次受邻国匈牙利邀请参加泰尔基杯,并且两次参加都获得了冠军。该项赛事举办于每年的7月或8月,主要作为每一届的U17欧预赛的赛前热身。

  比较讽刺的是克罗地亚U17在泰尔基杯击败的东道主匈牙利和捷克在欧少赛分别获得季军和打进八强,而克罗地亚U17则在奇葩赛制和运气的双重作用下以不败战绩获得成绩最差的小组第二在预选赛淘汰(克罗地亚三轮比赛里两粒点球全部罚丢,反倒送了对手一个乌龙和一个点球,唯一赢了的丹麦因为垫底而被清掉了积分)。

  俱乐部方面,克罗地亚足协在U15、U17都设有全国联赛和国家杯,U15的比赛时长为70分钟,而U17则为80分钟,同时地区足协也有设置同年龄级别的地区联赛。像萨格勒布迪纳摩、哈伊杜克、奥西耶克等这样的大球会通常会用一队征战全国联赛,小一岁的二队征战地区联赛。

  当然,比较有天赋的球员也会早早尝到了全国联赛的滋味,这在人才辈出的03一代最为常见,迪纳摩的杜夫尼亚克和沙拉尼奇、哈伊杜克的丘贝利奇和佩利万、当时还效力在伊斯特拉1961的比利奇都是提前了一年进入全国联赛的例子。

  伊斯特拉1961作为最敢提拔少年球员的俱乐部还曾将12、13岁的球员调上U15梯队踢全国联赛,近三个赛季的例子包括中后卫卢卡斯·布伊奇(Lukas Buić)、前锋马尔科·楚孔(Marko Cukon)和中场罗科·日科维奇(Rocco Žiković)。这种情况在其他俱乐部非常罕见,近几年只有萨格勒布火车头曾将他们的头号射手弗兰·丘利亚克(Fran Čuljak)提前两赛季提拔到U15。

  全国联赛还相当于一场小妖博览会,不少在小球会崭露头角的球员在那个时候最有可能被克罗地亚的大球会看上,布伊奇和比利奇便都是在那个时候被里耶卡挖走的,几乎可以预见楚孔和日科维奇在伊斯特拉1961的日子也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除了U15和U17,克罗地亚还设置了U19全国联赛和国家杯,但这被普遍认为是非常鸡肋的赛事,水平也比U17联赛高不了多少,因为真正有能力的年轻球员在超过17岁的时候大多已经踢乙级联赛甚至是甲级联赛。

  这也意味着克罗地亚球员在离开U17的“保护圈”后就会马上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因为他们的竞争对手将不再是同龄人,而是处于任何年龄阶段的球员。他们只有把比自己更年长更有经验的球员都比下去,在全国最高的两级联赛确保位置,才有希望踢出来。和克罗地亚不同,不少其他国家设有U18全国联赛,这意味着克罗地亚的球员比别国的小球员还早一年暴露在残酷的竞争当中。

  不过萨格勒布迪纳摩比较特殊,由于他们内部竞争非常激烈,不少很有潜力的年轻球员不得不暂时呆在U19梯队,但这也不完全是坏事,因为只有确保获得U19全国联赛冠军,他们才有资格参加下个赛季的青年欧冠。

  15/16赛季的萨格勒布迪纳摩U19曾被视为青年欧冠的夺冠大热,他们阵中拥有本科维奇、克内热维奇、布雷卡洛、莫罗、索萨、奥尔莫、戈亚克等等天赋异禀的球员,而哈利洛维奇和乔里奇甚至只是留在一线队,这批人就已经能力压阿森纳和拜仁获得小组头名,然而极其遗憾的是他们在与安德莱赫特的1/8决赛上了违规球员而从2:0获胜改判为0:3淘汰。

  18/19赛季,萨格勒布迪纳摩U19的阵容已经比三年前差了许多,但他们却连续点杀莫斯科火车头和利物浦,历史性地杀入了八强,边锋马林和门将兼队长霍尔卡什一举成名,不过他们在1/4决赛与切尔西进行第三次点球大战时失利了,值得欣慰的是上演扑救好戏的切尔西门将卡尔洛·日格尔(Karlo Žiger)也是克罗地亚人,并且在半决赛他再次扑点助切尔西点杀巴萨闯进决赛。

  除了青年欧冠,萨格勒布迪纳摩还会举办一年一度的U19赛事拉姆利亚克杯(Mladen Ramljak),也会受邀到英格兰参加英超国际杯(Premier League International Cup)。迪纳摩近几年的成绩都不俗,这也让吃了不少苦头的西甲和英超球队紧紧盯上了他们阵中的最佳球员马林,但据称连意甲豪门都派出了球探进行现场考察。

  马林便是典型的一名在这场残酷的“淘汰赛”中成功幸存的球员,他17岁便完成了克甲首秀,18岁已经在克甲贡献了三次助攻,能在竞争如此激烈的迪纳摩有如此成就实属不易。不过本赛季最年轻的克甲出场球员还不是马林,而是里耶卡右后卫布拉乌特,他在今年5月以16岁11月20天的年纪成为了俱乐部队史最年轻的克甲首秀球员。

  布拉乌特的选择值得不少年轻球员的借鉴,他没有早早地加入迪纳摩或哈伊杜克两大青训巨头,而是选择了驻守在里耶卡,这让他避免了过早地面对激烈竞争,从而在里耶卡连跳几级,获得和经验更丰富的球员一同训练和比赛的机会。

  有值得借鉴的例子,自然也少不了反面教材。布拉尼米尔·卡拉伊察(Branimir Kalaica)曾经是迪纳摩最引以为豪的98一代的主力后卫,也是那批人的第一位U17国家队队长。他在2016年因不甘迪纳摩不将他提拔到一线队而自由转会到本菲卡,结果到了现在依旧只能呆在本菲卡二队,类似的例子还有哈利洛维奇、罗格、乔里奇等等。

  但他们也不一定没有补救机会,当年在德甲诸事不顺的维达便回国加盟萨格勒布迪纳摩东山再起,现在已经成为了克罗地亚最可靠的后卫。而在迪纳摩淘汰的青年球员则通常会加盟里耶卡或奥西耶克,安德里亚舍维奇、巴里希奇、帕维契奇等球员便是这样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春。

  至于克罗地亚U19和U21国家队在国际比赛的成绩向来不好,主要原因有二:一来是克罗地亚厉害在成材率高,但成材人数则受到了人口和大型俱乐部数目的严重限制,他们能够在集齐各个年龄段球员的国家队拼出一副好阵容,但受限于特定年龄段的国青队无法大有作为;二来是克罗地亚国青教练水平不达标,甚至可能不如迪纳摩梯队的主教练。

  除了克足协教练水平,克罗地亚的场地设施和裁判水平也常常遭人诟病,前者让一些球员毁于伤病,后者则频繁导致越位误判(克甲下赛季才引入VAR),上赛季甚至还出现过哈伊杜克门将莱蒂察在禁区外用手触球都没被判罚犯规的情况。要想继续提升赛事水平,克罗地亚在这些方面还需更多斟酌。

  在介绍完克罗地亚各项青少年赛事后,下一篇将结合球员风格介绍俱乐部梯队和克罗地亚国青及国少的战术打法。

http://gogotricks.com/sagelebuxibona/28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